教师编制:体制内是深井,体制外是江湖(绝对好文)

师范生 浏览次数: 2016-11-30 21:42

过去是体制内,现在是体制外。 体制内是一口深井,体制外是一片江湖。混江湖前,腰上的剑,磨锋利了么? 作者:Spenser,香港留学,留港工作 夜晚九点,回港的'...

过去是体制内,现在是体制外。

体制内是一口深井,体制外是一片江湖。混江湖前,腰上的剑,磨锋利了么?

作者:Spenser,香港留学,留港工作

夜晚九点,回港的飞机,机舱内耳膜震着发动机的轰鸣,有些刺耳;困倦的眼皮抵挡着机舱内明亮的灯光;广播里粤语、英文、中文播报着同样的航班信息,听着熟悉的疲倦;空姐空少的制服,还是紫色;机舱外,夜空罩着一块巨大的黑布。

在座位上打盹的我,突然想起,就是去年的今天,我割断了原来的生活,心里装着盲目的勇敢和乐观,飞了1200公里,来到香港这片陌生的土地。

一晃,一年了。心里唏嘘一声,像做梦一样,掐自己一下,疼。

一年之间,两个世界,犹如硬币的正反面,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另一种完全新鲜的人生体验。又好像锋利的时光刀片,清晰地隔断了过去和未来,过去是一面透明的墙,看的到,回不去。未来是脱轨的卫星,仿佛要重活一遍青春。

过去是体制内,现在是体制外。

我会依然记得一年前,我向教育局递交辞职信的那个下午。教育局副局长表示不太理解的复杂表情,我当时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从办公室出来后,就在旁边的另一个办公室,门前排着长龙,是刚考进编制的年轻老师们在递交入职手续,他们表情轻松,眼神有光。好不容易考进了编制,好像高考中榜,是高兴的;他们一定不会知道,在另一个办公室,他们的一个同行,放弃了当地最好学校的编制。

我看着他们,他们像当年的自己,又不像当年的自己。

在体制内,是一部分人的福音。

在体制内,意味着也许现在赚的不多,但是不用担心以后会断粮饿死;有人乐在体制的生活,没有大风光,也有大自在;而对于另一些人,感觉好像进错了笼子,总觉着哪里不对。

这种感觉,就像很多在海外工作的华人,高学历高素质,一方面挣着体面但却不算高的薪水,过着稳定的生活,不舍放弃现在的生活;另一方面,看到国内迅猛发展的新行业,井喷的新机会,心里又不甘。

就像BAT公司的资深产品经理,天天被风投天使围堵约着喝咖啡,“你出来创业吧,难道想一辈子就这样打工吗,只要你肯出来,我就投钱给你,不管你做什么。”

回还是不回,不舍与不甘,两头野牛在搏斗,内心在烧火。

五年前大学毕业的时候,“体制内”这个词多火呀,就是人生赢家的背书,比赢取白富美的聘礼值钱,比嫁给高富帅的嫁妆还贵。到现在开始出现的不少公务员离职,体制内员工的跳出围墙。两种境遇,也就是几年的光景。

体制内是一口深井,体制外是一片江湖。混江湖前,腰上的剑,磨锋利了么?

不管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最不能放弃的,是不断的自我成长。

我也越发相信,人生最宝贵的,还真不是豪车洋房,而是丰富的人生体验。有房有车有稳定工作有体面生活的日子,我已经体验够,但是如果缺少人生丰富体验的内核,传道书一章十四节说——“我看过日光之下发生的一切事,一切都是虚空。”

而丰富体验的内核,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以一种舒服自然的状态,甚至是一种自己愿意的辛苦,过好每一天。而这种状态,和体制不体制,并无多大关系。我看着情商极高的小伙伴,在体制的框架内游刃有余,野蛮成长;也看过体制外的残酷竞争下,不堪压力,日日抱怨,却怎么考都考不进,吃不上体制内的那碗饭。

有些性格,是基因决定的,是战士,就去攻城略地;是文人,就耕耘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刺破手指,好好看看流出的欲望的血有多浓。

很多事情,要么走,要么忍,不应该拿体制的挡箭牌,成为怀才不遇的泄愤出口。

高晓松说:人都是高看了自己。

而高看自己,是人类进化的铠甲,也是软肋。

这一年,从深井走向了江湖,也从甲方变成了乙方。

体制代表了稳定,体制内的人,大多数情况下,代表了甲方;做甲方,意味着不用求人,有社会地位,意味着谈判桌上拥有话语权。甲方带来稳定的体面感,继而带来安全感,安全感带来幸福和自由。有人说,乙方自由的天空更大,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没有稳定感的自由,太不靠谱,没有确定未来的自由,太不安全。自由的天空太大,仰起头看,眼会晕眩,心会发慌。

稳重求进,不犯错误,不激进,不左。做甲方,挺好。

能放弃甲方的光环,而选择去做乙方,也许只是因为有些东西,乙方独有。比如能满足更大的梦想和野心,更高的财务自由,更充分燃烧的人生体验,一辈子太短,脚步要丈量去更远的风景,心里装着更大世界。

柳传志的女儿柳青,从高大上的投行高盛,到做滴滴打车的CEO,当被问及过去生活和现在生活的不同,她说,“原来住四季酒店,现在住汉庭;原来坐头等舱,现在坐经济舱;原来不求人,现在要求人。”

我相信柳青能克服住汉庭,坐经济舱的心里落差。毕竟创业初期,本来就是白天做老板,晚上睡地板。但是,原来不求人,现在要求人,这个点上,需要时间和谦卑隐忍来克服内心的骄傲;这不容易,因为这触碰了尊严,地位,认可,等等人性中最敏感和脆弱的神经。

想起老电影《肖申克救赎》里的台词:“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从世俗的角度来说,我应该是从甲方跳到了乙方。角色的转变,开始多一个角度审视这两者的区别,发现其实有些人是工作的甲方,却是生命的乙方;而有些人也许是工作的乙方,却是生命的甲方。而转化的区别的关键,在于能否有强大的能力,来掌控自己生命的走向和节奏,有能力在大的框架内,平衡好生命的河流,可以越流越宽阔。

看到很多工作性质是乙方的人,却有着甲方的姿态和灵魂,因为他们专业,有价值,被人需要,俗话说,站着把钱挣了。锤子手机的老罗,是最好的典范。

在互联网时代,我们都是自我价值的布道者。有人殉道,有人放弃,有人走到了圣殿。

来源于网络

觉得有用的话记得转载和分享哦~

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每一条留言小编都会认真阅读的哦,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悄悄地…悄悄地把您的留言选为【精品留言】的~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