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女童事件梳理:其父罗尔被指三套房产仍求助,自费不足4万 捐款额或超270万

虎特网 浏览次数: 2016-11-30 19:32

虎特网讯 11月30日消息,今日早间,一篇深圳本土作家罗尔为患白血病的爱女罗某笑筹款治病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刷屏。但随后事件反转,有网友曝出这不过是一场'...

虎特网讯 11月30日消息,今日早间,一篇深圳本土作家罗尔为患白血病的爱女罗某笑筹款治病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刷屏。但随后事件反转,有网友曝出这不过是一场营销。由此引发舆论的热议。

收到爱心捐赠200余万

据罗尔本人在《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的文章称,今年1月,罗尔就职的杂志社停刊,他一下子成了闲人。屋漏偏逢连夜雨,9月8日,5岁多的爱女笑笑查出了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医院。从笑笑入院起,罗尔就将一家人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写下来,陆续在自己的公众号“罗尔”上发表。文章发到朋友圈后,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提供了保证。“我的公众号关注者也逐日上升,突破了一千,又突破了两千。文章赞赏金也收获颇丰,到9月21日,关于笑笑的几篇文章赞赏金已达32800元”。

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眼看笑笑的病情一步步得到控制,没想到却在本月不幸被感染,病情转危,从23日至今仍未离开重症监护室。病情加重,治疗费用也成倍增加。这时罗尔第一次感到了恐慌。罗尔说,许多朋友建议他用流行的众筹、轻松筹等方式为笑笑筹集医疗费。其实一个多月以前,德义基金就主动找他,要为笑笑发起筹款活动,那时他感觉自己还撑得住,也不想去抢占有限的公益资源,就把机会让给了其他患儿。但病情危重后,每天一万元的治疗费用让这个小家庭捉襟见肘。

罗尔称,自己考虑再三后,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由侠风整合他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元(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50万元),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罗尔说,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们可以在公众号上吸粉,同时也可以帮助笑笑,他就同意了。

据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称,据不完全统计,仅30日凌晨腾讯开通的捐款通道,已收到捐赠200余万;按照小铜人金服承诺的,将实现50万元的捐赠。

小铜人创始人称,9月8日罗某笑生病以来,罗尔一家花了20万左右。包括孩子住院、家人奔忙、护理的各方面费用。11月以来因为病情恶化,费用大增。到月底每天费用过万是常事。

刘侠风统计目前捐款情况显示:

小铜人公司根据转发量为罗一笑捐款:306342元(截止11月29日零点)

P2P观察公众号的爱心打赏:101110.79元(已停止打赏)

刘侠风接受个人捐款:25398元(截止11月30日中午12点)

罗尔公众号的爱心打赏:207万元

刘侠风也曾在朋友圈发文,“微信,只是眨了一下眼,于是改变了一个孩子的命运,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这篇文章今天凌晨0点-3点,放开打赏,迄今收到善款逾百万。作为这次爱心接力活动发起人,我号召大家:暂停。代和当事人、相关部门商议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谢谢大家的爱心。” 刘侠风表示,“我们今天和当事人、民政局一起商议,初步想法是成立一个白血病基金。现在打赏的一百万用于当事人治疗,余下的放入基金。”

11月30日早上7点50分,该微信公众号发布最新文章,罗尔在文中表示——感谢朋友们对小女罗一笑的关爱和支持,目前为止,笑笑所需要的医疗费已经足够,请停止公众号赞赏和其他捐助,为笑笑祝福。

三套房、两台车、自费不足4万

不过,网友很快质疑治疗费用的真实性。据报道,罗尔本人于今年7月5日在个人公号上发文描述,其岳父母均为大学教授,丰衣足食。其本人经营广告公司,有三套房产、两台车。另外,自称知情的医生说,笑笑的花费日均5000左右,第二是社保基本已报销80%以上,到现在为止总花费是11万,扣除可报销的,自费大概2万。

认证为“前浙江援疆外科副主任医师”,昵称为“白衣山猫”的微博网友在微博发布深圳市社保局对罗某笑所有费用的核实,经核实,截至2016年11月底,住院总费用合计为80336.72元,现金支付合计(自费+目录内现金支付):18618.54元,占总费用的23.18%。

今日下午,深圳儿童医院发布白血病女童医疗救治的情况通报。

患儿罗某笑,5 岁 11 个月,于 2016 年 9 月在深圳市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2016 年 9 月、10 月、11 月三次入院接受化疗。11 月 7 日入院后,在治疗期间患儿出现发热、气促、心率快,黄疸逐渐加重等感染征象,于 11 月 23 日转入重症医学科(PICU)。目前,患儿病情十分危重,已明确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严重脓毒症、脓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障碍综合征。

据通报,罗某笑共住院 3 次,第一次住院共 29 天,住院总费用 44375.06 元,其中医保支付 30730.83 元,自付 13644.23 元,自付比例为 30.75%。第二次住院共 28 天,住院总费用 35961.66 元,其中医保支付 30987.35 元,自付 4974.31 元,自付比例为 13.83%。前两次住院的医保及自付费用均已结清。第三次住院截至 11 月 29 日共 22 天,住院总费用 123907.59 元,其中医保支付 106332.8 元,自付 17574.79 元,自付比例为 14.18%,第三次费用将于出院时结算。

截至 11 月 29 日,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 204244.31 元,其中医保支付 168050.98 元,自付 36193.33 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 17.72%。根据深圳市儿童医院的通报,罗某笑生病自付金额不足4万元。

而对于刘侠风所说的与当事人、民政局成立基金会的问题。救灾慈善处钟处长表示,“这个事是小铜人的误导,它只是跟民政局的直属单位进行了非正式的沟通,并且没达成协议,并且这次筹款也是和慈善法相冲突的。作为慈善行业的主管部门,我们并没有收到小铜人或者罗尔个人直接的协调咨询事宜。”

回应:“房产证还没下来”

今日,罗尔接受了梨视频、北青报、界面新闻等媒体的采访。在接受梨视频采访时,罗尔表示自己正在去医院探视的路上,进入重症监护室只有一三五才能去看,并介绍说笑笑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现在还不知道会在监护室住多久,“身上插着很多管子,靠机器来维持生命,在里面每天基本上就是睡觉、睡觉、睡觉。”

至于治疗费用,罗尔说笑笑每天医疗费达三万元,不过现在捐助已经够了,不再需要捐助了。“你为我女儿多祷告就好了。”罗尔说。而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他表示,“每天的数目不一样,昨天是1.6万元。”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