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发明的,日本自己不用,跑来祸害了中国

财讯 浏览次数: 2016-11-30 21:12

现如今,要想在中国猕猴桃种植园里,找到一家不用膨大剂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用膨大剂的猕猴桃,不会超过5%。 看了我国某猕猴桃生产大省颁发的红头文'...

现如今,要想在中国猕猴桃种植园里,找到一家不用膨大剂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用膨大剂的猕猴桃,不会超过5%。

看了我国某猕猴桃生产大省颁发的红头文件,你就知道,膨大剂之于猕猴桃,就是糖衣炮弹,就是鸦片大麻。

“近年来,部分果农盲目追求大果效应,在生产中过量使用膨大剂,导致猕猴桃果实外形畸变,内在品质下降,贮藏期和货架期缩短,烂果率增高,严重败坏了我省猕猴桃在市场上的声誉,导致消费需求大幅减少,出口受阻,果价下跌,果农收入下降,使产业发展跌入低谷。实践证明,使用膨大剂是影响猕猴桃产业健康发展的主要因素,如不采取措施坚决禁止使用,将会导致我省猕猴桃产业毁于一旦。”

田间地头高音喇叭天天喊话,不准用膨大剂,还出了狠招,哪个干部自己家胆敢以身试法,就地免职。但是,如此之强硬,还是敌不过卖膨大剂的巧舌如簧,断不了果农用膨大剂的瘾。

果农和我说,不用膨大剂,一亩地收一千多斤,用了能快三千斤。大的比小的还好卖,因此即使政府三令五申,果农们还是照用不误。

这样执迷不悟,自然是有后果的,除了风味口感达不到出口品质之外,消费者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累觉不爱了,放弃了猕猴桃这种传说中很好吃,吃起来实在不好吃的水果,实在想吃,就宁可花高价五六元钱一个,买进口猕猴桃。

这坑了中国猕猴桃的膨大剂,和地沟油一样,不是中国人的发明,都是日本的首发原创。

1985年,日本开始生产最著名的膨大剂氯吡脲,并投入使用,后来因为出现果形不好,甜度下降,不耐储,第二年树势减弱等明显弊端,日本果断抛弃了这个发明,停产、停用。

那边日本弃之如敝履,这边却被迎进了中国。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不知哪位专家学者,把这种“增产技术”从日本引进氯吡脲,不知是否为此荣获国家级科技大奖。

自此,神州大地,膨大剂无处不在。樱桃、枇杷、枸杞、葡萄、土豆和蚕豆……,居然都能用。1992年,氯吡脲膨大剂在农业部登记注册,名正言顺地生产销售和使用。1996年,陕西省的农业技术人员昏了头,被卖膨大剂的灌了迷魂汤,开始在猕猴桃生产中广泛推广使用果实膨大剂技术,1998年有90%以上的猕猴桃种植园都使用果实膨大剂。

这一用开了,好比鸦片上瘾,很难戒断。之后陕西省再想虎门销烟,已经是覆水难收,门都没有了。

目前欧盟、美国、韩国,还是允许猕猴桃使用膨大剂氯吡脲的,不过允许用的这三个国家,全国加起来也没多少一点猕猴桃吧,用或者不用,他们都在吃新西兰的猕猴桃。

新西兰和日本是不准使用的。我国规定的残留限量和欧盟、韩国一致,都是0.5毫克\千克,美国是0.4毫克\千克。膨大剂是低毒的植物生长调节剂,不至于吃猕猴桃的人造成健康损坏,遭殃的是种植户,最大赢家是卖膨大剂的,不用膨大剂的新西兰的猕猴桃偷着乐。

全世界有66种猕猴桃属植物,我国占了62 种。如今独步天下无人能敌的新西兰猕猴桃,种植面积最大的品种就是从我国引种选育的。新西兰近二十年都是猕猴桃世界第一出口国, 也是猕猴桃生产技术第一强国,不和中国猕猴桃比个头,但和全球猕猴桃比品质,价格是咱们的好多倍,这就是坚守的胜利。

事已至此,中国猕猴桃,何去何从?

此刻,甚是怀念贵州山区里,那种长满长毛的野生猕猴桃,俗称“马屎坨坨”,漂洋过海的新西兰猕猴桃,哪里比得上“马屎坨坨”的香甜可口,今安在? (图片来源于网络)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