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巨头、计算平台,最终都是“社交”的

蓝鲸财经 浏览次数: 2016-12-02 14:33

几个“XX日记”的圈子似乎在一夜之间圆了阿里的社交梦。 尽管外界的评论多是批驳,甚至上升到了人性的角度,马云和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也在事态恶化之前“'...

几个“XX日记”的圈子似乎在一夜之间圆了阿里的社交梦。

尽管外界的评论多是批驳,甚至上升到了人性的角度,马云和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也在事态恶化之前“积极认错”,支付宝却前所未有的贴上了“社交”的标签。

这早已不是阿里第一次筹谋社交,从2010年的“淘江湖”到马云亲自上阵的来往,再到占据微博、投资陌陌、上线钉钉以及支付宝的社交化,阿里对于社交的“爱”可谓是至死不渝。事实上,对社交寄予厚望的也绝非阿里一家,细数中国互联网阵营中叫得上名号的公司,腾讯、百度、网易、新浪、搜狐……哪家不曾和“社交”有过一场渊源?

社交只是手段,互联网公司的野心仍是入口

如果给互联网公司扎堆社交的现象找一个理由,“入口”或许是一个很好的说辞。在移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谈论入口,也都在争夺入口,甚至不惜跨界做手机要占领入口。可能在今天“入口”的含义越来越广泛,那种占有了入口又害怕失去的危机感,似乎是互联网巨头们永远的痛,尤其对正值盛年的BAT而言。

在BAT的阵营里,最年轻的百度也有着16年的历史,可以说如今的互联网巨头仍然是PC时代的产物。在智能手机兴起之前,百度之于搜索,阿里之于电商,腾讯之于社交,无论是搜索、电商还是社交,不管是在PC时代还是在所谓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三个入口决定了BAT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的绝对地位。可惜世界并没有这么和平,BAT在不断的投资布局中彼此的业务重合也越来越多。可以想象,当年腾讯进军电商的时候,阿里不可能没有危机感,而当微信推出“红包”功能之后,阿里的危机感显露无疑。

在互联网圈流行着这样一个说法,腾讯的成功是逐渐演化的,从QQ到微信,最终成为社交帝国。而阿里的成功在于运营和战略,电商、支付、云计算、文娱等等,几乎所有的战略布局都显示了马云的高瞻远瞩。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腾讯,对于社交平台的威逼,阿里的战略布局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成功,甚至说有些被动。

最近几年,阿里进行了多桩堪称典型的并购。重金投资UC,希望占领浏览器进而占领移动端入口;在YunOS上耗费了数百亿,起初也是为了占领手机这个入口;随后的高德地图、微博、优酷土豆等,或多或少能够看到入口的身影。相比之下,腾讯的策略要简单的多,微信支付成为仅次于支付宝的第三方支付,京东在微信和手Q上得到的流量收益正在逐步显现,微信公众号和服务号成为亿级的内容入口,微信小程序出现之后,半个互联网为之震荡,而谁又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幺蛾子”呢?阿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做了很多事情,但腾讯只做了社交这一件。

对了,还有百度。百度空间、百度hi等社交产品早已作古,百度贴吧经历过年初的风波之后已经老态毕现。而从估值上来看,虽然百度在搜索领域仍然具有近乎垄断的市场地位,百度地图、手机百度等也是用户量上亿的超级APP,百度糯米、百度外卖等占据了国内市场前三,人工智能、无人驾驶也吊起了无数网民的胃口。但华尔街并没有对百度寄予太多,至少百度在市值上已经不能和阿里、腾讯同日而语。

那么社交的价值在哪里?账户体系、用户黏性、流量红利、连接一切等等,似乎有很多令人信服的解释。可从本质上来说,社交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它具有情感和依赖性在里面,任何社交工具发展到一定规模都会产生“生产”和“消费”,形成独立于物理世界的虚拟世界。正是这种社交关系,我们才会对网络产生依赖,废寝忘食不舍昼夜,在社交APP上所花费的时间远超过其他应用。如果没有社交的属性在里面,搜索、电商、O2O等都只是一个工具,随时有被同行或新兴事物取代的可能。而占据了社交的入口,占领了用户的时间,再进入其他入口的门槛要小很多,这在微信和Facebook上都得到了验证。

于是,那些曾经以科技为目的的互联网公司,当下的首要目的却变成了社交。这也就不难理解支付宝在社交方面打“擦边球”的心态和另公知们不耻的吃相。

谁才是社交的傀儡?恐怕不只是互联网巨头

当然,社交平台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巨无霸,任何社交平台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任何互联网公司都有谢幕的那天。除此之外,人类的社交关系是如此的复杂,既需要熟人社交也需要陌生人社交,既要满足私人情感也要迎合大众化需求。这也是为什么在出现了微信、QQ、Facebook的情况下,Twitter、微博、陌陌等仍然是一些人的刚需。然而,随着互联网的繁荣和社交平台的爆发,计算平台业已沦为社交的傀儡。

在PC完成生产力工具的联网后,人们开始接触社交产品,从最早的论坛、BBS、博客等转战到QQ、MSN、Skype等聊天工具,再逐渐过渡到人人网、QQ空间、Facebook等社交网络和网络游戏。仅仅在前两种形态的时候,PC并没有吸引到太多人的兴趣,毕竟它所实现的社交行为并不能取代现实世界中的交往。后者却并非如此,人们的社交关系进一步迁移到网络上,并产生了更多的依赖。如果说人人网、Facebook等满足了人类的理性依赖,为人们提供了切实有益的社交需求;那么网络游戏中的社交元素则满足了情感依赖,人们愿意为不真实的事物付费并花费大把的时间。

当手机还是纯粹通讯工具的时候,人们习惯于把手机戴在身上或是身份的象征,很少把手机时刻拿在手中,更难想象有一天当你和熟人聊天时眼睛也不曾离开屏幕。而当手机开始智能化,在取代PC成为新一代计算平台的同时,社交工具也产生了新一轮的变革。微信、微博强势崛起,QQ、人人网逐渐式微,而且这个趋势远未结束。就拿2016年而言,来势汹汹的直播让每一个社交平台为之警惕,不管是国外的Facebook还是国内的腾讯。如何理解这一趋势?在硬件层面,手机等智能硬件产品在性能上已经满足了直播的硬件需求,而4G时代的来临又解决了带宽方面的瓶颈。虽然直播尚未成为下一代社交工具,相比于即时通讯和“朋友圈”来说,直播无疑更能占用用户的时间。

这也就揭示了另一个真相,那些试图占领硬件来占据移动互联网入口的策略大多失败,那些占领社交的互联网公司却牢牢抓住了入口。就好比说小米的“米聊”在产品上线时间上早于微信,且小米拥有上亿台激活设备的情况下,依然难以撼动微信的市场地位。总的来说,这里面有两个不容忽视的趋势。

其一,社交工具占领计算平台的速度令人难以想象。

微信、陌陌之流的火爆和LBS不无关系,智能手机刚刚解决“定位”的难题,社交平台们早已蜂拥而上。而在手机拍照越来越好的情况下,类如InstagramI、Snapchat等迅速崛起。社交产品的演化速度不容小觑,甚至可以说硬件领域的发展已经滞后于社交APP的想象力。举个例子来说,VR能否成为下一代计算中心尚未知晓, Facebook和Oculus已经在筹谋VR社交,华为也在不久前公布了其在社交VR网络承载方面的研究成果。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