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毕业压力山大?这些抗压技巧不可不知

科研圈 浏览次数: 2016-11-30 17:53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科技导报(ID: STReview),作者冯长根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科技导报》原主编。 对许多博士生来说,比繁重的科研任务更严峻的'...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科技导报(ID: STReview),作者冯长根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科技导报》原主编。

对许多博士生来说,比繁重的科研任务更严峻的,是随这些任务而来的压力。而这种压力会在毕业前夕达到顶峰。如何化解压力,为自己的学业画上完美句号?来听听冯老师怎么说。

陡升的压力

你一定不会忘记第一次经历那种令人寝食不安的压力时的情况。多数人在高考时会感受到这种压力。在博士生攻博之中,最能产生压力与紧张的时间,往往是完成博士论文实验室工作的若干周之前。

在最近几年,这种焦虑状况在各类专业中都会出现。所有的人眼下都有“目标”和“截止期”,我们每人几乎都像职业球赛中的人们一样,要争取并面对不断攀升的比赛阶段:初赛、半决赛、决赛,诸如此类。与此相伴的是,有关就业的安全感越来越少,传入耳朵的多数是人们找不到工作的传闻。

我们来看一看一位博士生的情况。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焦虑出现在自己身上,而且不知何时变得严酷,紧紧地卡住了他。这是他6周后即将完成博士论文工作的时候。这时候,他真忙。社会活动和志愿者活动不少,但在工作上却总遇不到令人激动的时候。在这一周中,他打算写出一篇文章来,整理一篇综述,同时要向给予自己博士后奖学金的机构提出一个申请。这还不算本周的一些日常工作,比如在一个报告会中介绍自己的工作,在实验室指导一位硕士生,以及他自己那些卡脖子实验。这还不算另外已有的十来个小事,比如各式各样的会面或会议。他在心里说,这完全是不顾实际。如果我真有如此勤奋,我早该有机会带一个若干人的团队、获得较高的薪金了。

博士与导师,谁的压力更大?

实际上博士生和博士后遇到焦虑时往往是脆弱的。有些资历较高一些的研究人员可能会争论说:其实博士生和博士后还没看到什么呢。但博士生、博士后的情况和这些人是有所不同的。

首先,在现实生活中,已在实验室工作的这些人已经找到了永久性工作。这样,尽管仍然会有压力,但他们已经没有了过三两年就要找一次工作的压力。其次,这些人已经习惯于紧张,而博士生、博士后并非如此。上面所说的这位博士生,在遇到这种压力和焦虑时,甚至希望自己仍然回到本科生去——至少一两个星期也好。第三,也可能是最重要的区别,是博士生、博士后必须是一天之中8小时在做实验的科学家,这样才有机会像有资历的研究者那样能在计算机前干上10小时。

如何克服压力与焦虑?

作为博士生和博士后,如何避免压力和紧张呢?简单地想把焦虑忘掉几乎是不可能的。它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你甚至感到心在颤抖。睡觉时它都不远离,你醒了它又回来了。一定得想法去克服这种状况。以下介绍一些解决方案。

首先,你需要非常努力地工作。这较容易做到。

其次,你要经得住所有这些工作的冲击。尽量避免人们偶尔为之的情况,即在焦虑时看见什么摔什么。有压力,焦虑了,这是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有的,并非只有你才有。你的压力的产生往往与时间的紧张感相生相伴,总是觉得很多事情十分紧迫,时间不够用。解决这种紧迫感的有效办法是时间管理(参见本公众号之前发布的文章:想要按时毕业,这些时间管理误区须避免)。在安排要做的事时,聚焦于那些紧急的、最基本的(非做不可的)任务上。当你面临看起来做不完的任务,但又只有有限时间时,你必须尽可能地把“边边角角”砍掉。把单个任务完全做完,才再做下一个,决不要在此时转圈做,这是因为只有做完一件事,你的焦虑才会释放一些。而且一件一件做完重点的事,压力当然越来越小。

下一步,要在你努力奋斗时让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安逸一些。不要把压力带回家,留出一个休整的空间:与他人共享时光,交谈、倾诉、阅读、冥想、听音乐、处理个人事务、参与体力劳动都是获得内心安宁的绝好方式。到餐馆跟人吃顿饭,早点上床休息,越经常越好,此时还可以放松一点,懒洋洋一点。做一些为自己找乐子的事,不时提醒自己生活中有许多事情是令人愉快的,美好的时光还在前头呢。

我的家乡浙江绍兴布满了河流和小桥,老人们年复一年地说着这么一句话:船到桥门自会直。这也许解释了绍兴人平和的心气。这也是绍兴人遇到压力时常说的宽心话。最终,那些看起来不可能的事转变成了可能。辩证法说,事物总是要发展变化的。创造条件让焦虑的原因转化,你会感到这种力量是巨大的。我记得在刚开始做博士课题的时候,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我被求解化学反应中非线性偏微分方程组中的临界点方法卡住了,吃饭也不香,睡觉也不香。我后来跳出这个恶圈,归因于我主动放下研究,找人闲聊,在无意之中,有人给了我一些指点,我的焦虑就此消失了。

学会“叫停”

博士生们从事的科学技术研究有一个性质,即除非有一个非常硬性的截止期,要求你必须完成实验室全部工作,博士生们往往会被研究所吸引,继而难于停止,看起来没有结尾。在不知不觉之中,你会发现,你已经被下一个实验的强大吸引力粘住了,一个接着一个。你得注意,这样下去,你会失去“叫停”的能力。时间往前走,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处在一种停不下来的境地,而且这些实验永远都是“最后一个”。

记住,对于你一生的工作,博士学位的价值,其实也就是一个出发点。你必须完成这一步,这意味着实验室工作总需画一个句号,而且还要写出来。对多数研究而言,你的写作和实验室工作总是不可比较的,不像百米赛跑,人人都是100米的距离。正是这个性质使得一些指导教师让学生继续从事博士后研究,以便“完成”博士论文所对应的那项研究课题。

摆脱实验室、完成博士论文的责任在于你,不要等待有人会告诉你该停下实验室工作了。博士生导师总是希望从博士生那里再得到一个“关键”的结果,这样一来,期望导师会在你开展研究的一个很早的阶段就让你停住研究,在学校要求的3年之中按时提交毕业论文,可能性比较小。假设你希望有一个能告诉你博士论文的结果已经足够多了的“晴雨计”,那么,导师应该是你最后去问的那一位。你可以问一问别人的导师,并请这位导师对你说真话。如果你下决心停下实验,你还得与导师协商好,以免导师仍然按往常那样布置给你许多“最后的”实验。

对进一步的实验说“不”,你需要一种策略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