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15分钟的成名时间

成功营销 浏览次数: 2016-12-02 15:42

工作时间:晚上6点开始化妆,布置直播间,8点左右上线。凌晨2-3点收工。全天连续工作8个小时左右。 工作内容:聊天,唱歌,或者随便做点什么。 收入来源:粉丝'...

工作时间:晚上6点开始化妆,布置直播间,8点左右上线。凌晨2-3点收工。全天连续工作8个小时左右。

工作内容:聊天,唱歌,或者随便做点什么。

收入来源:粉丝打赏。每月从平台上大约能分到3000元左右的收入。

这是一个在花椒上拥有三万多粉丝的一个初级直播主播Anna(化名)的日常。

Anna现在是大三的学生。为了方便直播,Anna从学校搬了出来,在外面租了一个小房间,合租的几个女生,都在做直播。

“现在就是想先赚点学费,能做网红当然很好,最好能签个公司,说不定未来可以进娱乐圈。”Anna说道。

跟Anna一样,越来越多的年轻男女们涌入这个行业,包括许多大学生。所有人都在期待一夜爆红的机会,名利双收。

安迪.沃霍尔曾经说:每个人都有15分钟的成名时间。这句话用在今天的媒体环境,真是一个绝好的诠释。

国家网信办11月发布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下称“规定”)中,首次对互联网直播给了一个定义:互联网直播是指基于互联网,以视频、音频、图文等形式向公众持续发布实时信息的活动。

直播年

在今年的中国4A论坛?金印奖的论坛中,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陈刚教授从互联网发展中公众角色变化的全新角度,诠释了公众对于营销和广告方式的巨大影响。陈刚认为整个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变化是向圈层化和多元化发展,而这样的发展不仅体现在广告、生活方式的变化,甚至带来了生产方式的变化,公众作为一种生产性的力量,则成为这样变化的内在因素。

同样在这个论坛上,“公众的注意力在哪里,营销就在哪里”这句话在微播易CEO徐扬的演讲中同样出现了很多次。

二人的观点不谋而合,尽管他们一人是学院泰斗学术派,一个是行业先锋实战派。

“直播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它是建立在过去微博、微信快速发展的基础之上,因此我们分析、看待直播要把它放在中国整个的社交网络发展的大框架和环境中去观察,”在会后的采访中,徐扬补充道,“直播迅速崛起背后的小原因,那就是直播这个形态能够让用户获取到更多的娱乐享受。”

所以结论还是,公众不断转移的注意力也促成了今年直播行业的如火如荼。

2016年在业内许多人看来,算得上是直播年。与前两年的没有那么激烈的势头相比,今年公众的关注,媒体的目光,行业的布局,资本的走向,似乎一夜之间都涌向了这个颇具争议性的行业。在这个资本驱动的高度可复制性的新兴行业,每天不断涌现的独角兽,也让行业内外目瞪口呆,自然吸引了更多资金进来争夺这块市场,以及吸引了更多人的眼球。今年年中刚刚发布其红人战略的华谊嘉信,目前已经跟多家国内主播类经纪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截止到目前其红人库已经扩充到近40000人,其中包含35000名以上直播类网红,其炙手可热的程度可见一斑。

根据CNNIC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今年6月,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比例高达45.8%。一些公开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提供互联网直播服务的平台超过300家,2016年预计直播的市场是150亿,2018年预计突破1000亿。

从现有的直播行业市场格局来看,YY、虎牙、映客、花椒、斗鱼等等一些大的直播平台显然占据了直播行业的大半江山,而这些平台的资方今年也是赚得盆满钵满。以2015年5月成立的映客为例,2016年初成立不到10个月的映客的估值即飙升到3.78亿,这本已让行业内外惊诧不已,而前不久,昆仑万维出售3%的映客股权,在资本市场的估值已高达2.1亿,意即成立不过20个月的映客,如今的估值高达70亿元,短期内如此迅猛增长的估值,这对于所有行业来说,都如同造神一般无法想象。

除了闻风而动的资本,行业的风向也自然不会落在后头,互联网巨头BAT一贯不会放弃海量流量入口,此番热闹的风口当然不会缺席。除了投资各大平台,BAT也自己搭建直播平台。今年双十一的整个活动中,天猫就将它的传播重点放在直播上。携带大量资金和流量的巨头BAT的入场,未来也会加速了这个行业的洗牌过程,这个行业的最终话语权,BAT不会轻易旁落。

谁在看直播

2016年年初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行业内外都在拿某汽车发布会上请了大批网红直播一事作为消遣的话题,皆因为这次活动的噱头和话题都够足,可惜所有人都在谈论作为一种最新营销或公关形式的网红和直播,却都忘了活动的主角是某汽车品牌。

对于企业来说,这的确是一次失败的营销活动,但对于直播行业来说,这次活动却有着标志性意义,从此事之后,直播开始以席卷之势进入公众视野,各大企业大大小小的发布会,前排坐上几十个长得一样的网红,以一样的姿势和一样的角度拿着自拍杆做现场直播,就成为了所有发布会的标配。

如果说此前人们口中的直播还带有一些戏谑性质,那么后来名人和企业的不断加入,让直播变得有些“正经”起来。5月25日,小米把雷军推到直播摄像头前,完成了国内企业史上第一场产品发布会直播,这场直播吸引了8万多名粉丝观看。一天之后,国民老公投资的熊猫直播平台直播了其首富爹的一天。这是企业对直播的商业化运用的试水之举,但对于直播的发展来说,无疑是具有正向意义的推波助澜,一时又引发了无数媒体和资本的群体狂欢。

尽管直播话题眼下已经成为各大媒体的热门话题,但问我们身边的人,无一例外,无人在看直播,更不用说参与其中,而且大家都有共同的疑问:到底是谁会花宝贵的几个小时去看一个毫无意义的直播?

直播的用户群的确不是我们。

从网上一些零散的数据中,我们大体勾画出了直播用户群的画像:男性,18-40岁,二三四线城市为主,学历、可支配收入都不高。简言之,一群年轻的男屌丝。

我们大可以从两性、人文、社会、心理、经济、教育等等无数个不同的角度来分析形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但从营销的角度来看,徐扬认为,直播行业的发展是从廉价娱乐切入的。所谓的廉价娱乐是指大家一起讨论的都是最轻松的、用户基础最大的东西。所以导致了一是游戏、才艺表演等这些成本最低、门槛最低的领域都成为发展最快的直播账号类型,二是年轻人群和三四线用户对娱乐本身的追求会使他们成为探索直播最新玩法的主要人群。

这个以屌丝人群为主的群体的数量如此惊人,以至于在微播易每周发布的主播收入榜单排名中,很多网红主播依赖于粉丝打赏在7天中收入近百万,这个量级如果不是建立在巨大的粉丝基数和影响力上是很难发生的。

困境

与不断涌入的资本和巨大的发展市场空间相比,是越来越拥挤的平台和红海化的行业现状,以及缺乏监管而导致的乱象丛生。以2016年300家平台和150亿的市场计算,每家平台的年度份额不超过5千万,这对于日烧斗金的直播业来说,如果没有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或者找不到合适的大腿,在资本退场,资金链断裂后,都将无法回避被行业巨头清洗的命运。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