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反思真格基金5年:为何错过投资滴滴、映客

美美聊科技与文化 浏览次数: 2016-12-02 14:54

雷帝网 乐天 12月1日报道 真格基金合伙人徐小平今日在2016中国天使投资高峰论坛上发表演讲,谈及真格基金创办5年的经历,称回首往事,每个投资人,都有那种痛'...

雷帝网 乐天 12月1日报道

真格基金合伙人徐小平今日在2016中国天使投资高峰论坛上发表演讲,谈及真格基金创办5年的经历,称回首往事,每个投资人,都有那种痛心疾首的时刻,错过了好的项目。

“想起来我这种情况其实不太多,但是有一个项目,一直给我带来巨大的痛苦。”

这个项目就是柔宇科技,后来市值做到了200亿,但当时徐小平顶着“天使投资人”的光环,觉得A轮的项目这么贵,丢不起这个人。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违反了我自己的投资哲学,你想他们3个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放弃了最好的工作。这种人,3亿美金我也应该投啊。”

“投人哲学没有辜负我们,但是我们自己经常会被“蒙住双眼”。”

徐小平还说,真格基金是以“创业者最好的朋友”闻名的。但当一个项目明显不行时,应该大胆的去找业内同一赛道上的优秀项目。

“毫无疑问,这是真格基金过去几年相继错过滴滴、映客这几个特别优秀项目的主要的教训。”

以下为徐小平演讲实录:

刚才徐井宏董事长(注:清华控股董事长)说到徐小平投资失败的项目很多,大家热烈鼓掌,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

假如你们是赞同他的话,你们的鼓掌是对的;假如你们是安慰我,你们的鼓掌也是对的。天使投资就是一个充满风险、勇敢者的游戏。

天使投资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助人为乐的项目和行为。我做了十年天使投资,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我是一个活雷锋啊!太激动人心啦!

中关村是个神奇的土地,我也希望我能投到一万倍的项目,我会一直投下去,投到生命的终点。也许一万倍会先来,也许生命的终点会先到!但是无论如何都我要坚持下去。

今天挺激动的,十年前,我都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使投资人,因为没多少人知道天使投资人是什么;但是十年后,我还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使投资人,因为连凤姐都做天使投资人了。但是早期创业的这种兴旺发达,那种热情是不可否定的。

我认为天使投资应该要有更多的人投入,天使投资都是有钱人,把钱给没有钱但有梦想、有追求的年轻人怎么做都是好事。一个伟大的公司总是有起步的那一刻。天使投资可以说是整个经济繁荣的源头活水。

徐井宏董事长刚才说我是中国天使投资人的“先驱”,其实我是“先驱”之一。我刚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我羡慕的人是薛蛮子老师,薛老师在92年就投了吴鹰的UT斯达康,他当时投了38万美元,后来UT斯达康最高的时候达到了90亿美元的市值。

薛老师现在依旧健康的、乐观的做着天使投资,也没有成为“先驱”,虽然他在其他领域成了“先驱”。

天使会投资不成功是体制原因

提到薛老师,我要讲个事儿,前阵子蔡文胜说我跟李开复、徐小平成立的天使会,里面投的项目没有一个是成功的。

我很生气,但他说的是事实!但他遗漏了两个人,雷军、薛蛮子也是天使会的成员,而且也是天使会投委会的两个成员。我也是。那么天使会基金有几个最有名的投资人在,为什么还是不成功呢?

其实是体制问题,使我们深刻地思考中关村存在的意义,中国经济改革的必要,这个体制是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

简单来说,天使会是有个基金,我们有13个创始人,一人放了100万进去当会费,它是个俱乐部,它不是基金。我们每半年聚一次,每次聚会大家就看几个项目,然后放点钱进去,大概放了七八个项目后就不再放了。

因为确实没有人负责,没人负责找项目、管项目、追踪后来的发展情况等等。哪怕有个年轻人去负责,这个天使会基金也会是投资回报最好的基金。

但是我们就真是一个公益组织的天使会、真是一个促进中国天使投资发展、鼓励年轻人创业的一个组织,真没把它当投资基金来做,所以蔡文胜委托我,今天演讲要为天使会正名。

“强颜欢笑”祝贺美图秀秀上市

下面我要讲讲我跟蔡文胜不得不说的往事,2012年的时候我跟蔡文胜、杨向阳、薛蛮子去西班牙旅游,到了巴塞罗那的圣家族大教堂,全世界最宏伟的教堂,建了一百多年了还没完工。在教堂底下蔡文胜说,那时候Facebook花了10亿美金收购Instagram。

而2012年的时候,美图秀秀只值2亿人民币,当时一个机会就在我的眼前,我没有珍惜,错过以后才知道后悔,我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投,结果现在,美图秀秀值至少几十亿美金,很快也要上市了,而且他们的天使投资人们相约好了到时候去香港庆功,我当然也会去,只不过一定是“强颜欢笑”的祝贺他。

我又会想起在西班牙圣家族教堂下的话:上帝为什么没有给我启迪去投资美图秀秀。这也是天使投资的迷人之处和残酷之处。但是天使投资一定要有良好的投资心态,去支持敢于冒险、敢于放弃的年轻人。

错过柔宇科技是唯一真正的遗憾

现在我要讲讲我过去十年做天使投资、过去五年做真格基金的深刻反思,真格基金的投资哲学是投人。我们都会反复问,为什么要投他?我们的依据是什么?理论是什么?

我们的理论就是投人,我们发展出一整套哲学,比如说我们不投模式、不投数据、不投成长,不投未来,我们只投过去,过去这个人做的怎么样,我们就投他。

后来变成了,投人“只投牛”,一个人很牛,但是他没有团队,所以我们有个说法叫“投牛,而且只投二牛”,就是看他的联合创始人怎么样。

整个这一套东西包括这个人的创业成本多少、放弃了多少,如果一个人本来就饥寒交迫,找不到工作,最好他先找到工作吃饱饭,对不对。

但是这一套理论发展到最后,我们回首去看,其实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背离了真格基金自己的投资理念。

回首往事,每一个投资人,一定都有那种痛心疾首的时刻,错过了好的项目。想起来我这种情况其实不太多,但是有一个项目,一直给我带来巨大的痛苦。

2012年我去硅谷,当时有一个年轻人给我一个名片,他说要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屏。当时就看了他给我的那个产品,看不出有任何激动人心的地方。

他跟我讲,他们是清华的毕业生,都在斯坦福读了博士,其中有3个在IBM年薪都是几十万美元,他们现在出来要做一个项目,目标就是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器。我就想,投他吧。

但是我一问估值多少,他说是A轮,另外一个清华校友已经投了他,A轮要3000万美金。我一听,A轮的项目这么贵,虽然我是个光荣的天使,但是我丢不起这个人。

也许我当时是嫌他贵,也许是嫌那个柔性显示屏看不出什么东西,没前途,最后没投,他们就是后来市值达到200亿的柔宇科技。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违反了我自己的投资哲学,你想他们3个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放弃了最好的工作。这种人,3亿美金我也应该投啊。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